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楼主: 踢踢兜

[原创] 踢踢兜丽江之恋(你说情色,她说忧伤)(连载已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4 21: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3]







  所以我向你们推荐丽江粑粑,在五一路靠近四方街的地方,我吃的那间是一个老太太一个人开的,店里忙里忙外就她一个人,她是领客的司仪、做菜的厨师、上菜的小二、收钱的收银员和老板,在一条小溪的对面,门口放了一个纸牌,上面写着丽江粑粑,纸牌是放在地上的,小店有一个朝着街道的窗户,坐在桌前吃粑粑的时候,可以抬头看见窗台上的三个小花盆以及窗外走来走去的人。靠窗的桌子在阳光照射的明亮中,不靠窗的桌子就在一道清晰的切割线切下来的阴影中。
  那天我们就是在这家小吃店靠窗的桌子吃的丽江粑粑。
  当我跟你们唠叨这些的时候,这些场景历历在目,为什么我要喋喋不休地强调那些毫无意义的细节,我用的筷子一根长一根短,我面前的桌面上有一个烟头烫过的焦印,她说我的鼻子上粘了一点辣椒水,有一个披麻戴孝的纳西人从窗前走过,我为什么把这些细节记得这样清晰?因为那个快乐的清晨早已恍若隔世,永远不会重现,没留下任何痕迹和证据。

  吃完粑粑我们走到街上,开始毫无目的的游荡。
  我们拉着手游荡。
  一边游荡一边甩着手,有时候我感觉她的手指在轻轻地挠我的手心,我就转过头去看她,她的脸仰着,她的嘴唇停留在半空中,在等我,我们就亲一下。
  然后我们接着游荡,人生在世,该游荡的时候就要游荡。小巷子里全是游荡的人。我们都没有目的地,或者有,但也不是那么明确或者重要,比如有的人的目的地是去吃丽江粑粑,这算是有目的地,但并不明确,因为随便哪家小店都可以是这个目的地,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不要嫌我啰嗦,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反正无所谓目的地,我们就是游荡,这个镇子上的游客都是这样,游来荡去,摩肩接踵,有些人去吃粑粑,有些人转进一家路边小店,你不要以为他来丽江或者今天早上出门就是为了来这家小店,不是这样,他只是在游荡,活着,活着活着,目光涣散地游荡,然后一不小心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就钻进那家小店里去了,小店里面有一个不认识的人,正要动手改变他的命运,当然,那个要动手改变别人命运的人也是昏头昏脑的,不晓得自己在干什么。
  我看到街上的人都是这样,对自己也混迹其中感到舒服惬意,我晓得我就是那个改变别人同时被别人改变的人。
  你看看这个,我听见兜兜在说。
  她在看着一户民居的大门,上面贴着白色的对联,上联是:白梅有情同家素;下联是:红杏无缘任它春。横批:两年之斋。门正中还有两个大字:守孝。
 楼主| 发表于 2009-7-15 22: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4]






  他们家的人死了两年了,我说,这种白色的对联要贴三年呢。
  贴这么久啊?兜兜说。
  纳西人的祖先是黄河流域的古羌族人,我开始卖弄,我太喜欢卖弄了,特别是喜欢在美女面前卖弄,哪怕人家已经被我搞定了我还是忍不住要卖弄,我说,纳西人的祖先是黄河流域的古羌族人,他们世世代代都相信自己死后灵魂会回到黄河流域祖先生活的地方,路上要走三年,所以后人要守三年斋期。
  挺好的,兜兜说,死了还有个地方可以去。
  是啊,灵魂有个归宿,我说,东巴经里面专门有一本《开路经》,就是在超度的时候念给灵魂听的,要翻哪座山过哪条河,八大黑山八大黑寨,里面全是真实的古地名,那是一个少数民族为求生存走过的血腥道路,死者灵魂要沿着千百年前先祖迁徙的路线一路走回去。
  他们家老人已经走了两年了,可能要出四川进陕西了,我开玩笑地说。
  快到了哦,兜兜欣慰地说。
  我突然感觉我看到了那个灵魂,因为是个死灵魂,他的脸是煞白煞白的,正一个人沉默着赶路,走在秦岭一带漆黑的树影重重的山路间。
  为什么我们有句古话叫黄泉路上有个伴?
  因为他要这样不停地走,不停地走,寻找祖先留下的痕迹、路标,躲开那些几千年前被祖先杀戮的冤魂、那些寻求报复的仇家,在活着的后人连续三年的斋期祈祷中,一个人孤独而又急得要死地赶回歇息之地。
  孤独的魂灵你不要四处张望,再往前就是你安息的地方。
  我想着这生命的延续,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肉体的消失在我们的眼前,灵魂的永生永不可知。
  阿弥陀佛。
  我这样想了一下。
  兜兜拍了一张那家人家的大门的相片。
  赶紧啊赶紧啊,乘着这一刹那的相遇,乘着生,乘着没死,我们继续拉着手游荡在人世间。


  你是哪里人啊?兜兜问。
  我正要回答,她又急急地说不要讲,不要讲,我不想知道你是哪里人。
  当时我们正走到玉河广场,玉河广场是一个广场,名字叫玉河,是古城最主要的入口。
  玉河广场的人那叫一个多,有一个巨大的水车,人们在水车前面照相,什么样的人都有,南腔北调,吵吵嚷嚷,他们和我们一样,迷迷糊糊地游荡到这里,看见了巨大的水车,就全都醒来,开始照相,欢天喜地的样子。
 楼主| 发表于 2009-7-16 21: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5]






  人那么多,谁的镜头也避不开别人,他们带回去的相片,一定会有和他们一起在玉河广场的大水车前照相的陌生人,但他们不会注意相片里的陌生人,他们甚至会讨厌相片里插进半截陌生人的脑袋。
  不过我不会,我特别喜欢我的相片里的陌生人,我喜欢他们的表情,我祝福他们。
  我的相机里就有那天在玉河广场的陌生人,有好多,他们那天都在那里。
  他们在四周,兜兜在中间,到底我要的背景是那个大水车呢?还是那些陌生人?咔嚓一声,我就拍下了这张相片。
  这个画面固定了0.01秒,然后陡然散开,这个世界在那一刻凝固了一瞬间,然后各奔东西。如今这张相片上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再认识,不知去向,包括中间看着我笑着的那个女孩,她当时叫踢踢兜,后来叫回忆。
  现在我翻看相片,看到兜兜身后站着一对正在合影的情侣,那个男孩抱着那个女孩,他们在笑,虽然焦点很模糊,但我还是看得出他们在笑,很快乐地在笑,大慈大悲观音菩萨保佑他们今生今世幸福。
  在他们旁边有一个穿环卫服的清洁工,正在用一把铁钳捡地上的垃圾,还没有捡起来的样子,她就定格在那个样子,那个姿势,地上的那块垃圾看不清是什么,反正是红色的。
  他们都在镜头里面,和兜兜一起,我不在里面,当时我拿着相机。
  我拿着相机,我说123田七,然后就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
  在河边大水车对面的一个凉棚下面,我们发现挂着很多鸡蛋型的小木牌,上面写着很多字。仔细一看,是个类似许愿牌的东西。我们就钻进凉棚仰着脖子看那些牌子上的字。
  “愿猪猪和我一辈子幸福快乐!山东李玉”
  “愿爸爸妈妈一辈子健康幸福,赚好多钱回家!珠海果果”
  “祈福老公生意兴隆,事业发达,永远爱你!小美2008、10、03”
  大概就是这些内容,都差球不多,每一个都让我感到温暖,我明白这些愿望,又卑微又甜蜜的愿望,我也有,好多,我爱这些。
  后来有个纳西女人不晓得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招呼我们,告诉我们说这个是纳西族的风俗,在木牌上写字,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挂起来,愿望就会实现,很灵的。
  我们就笑而不语。
  然后那个纳西女人就继续说很灵的,真的很灵的。
  但我们没有愿望,我说。
  我看见我一说完兜兜的眼睛里就冲上了泪水,但没有流出来,她撇过头去,仰着头看那些许愿牌。
  纳西女人说:怎么没有愿望哦,祝你们白头偕老哦。
  兜兜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在笑着,她说,好啊,那我们许个愿吧。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22: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6]







  十五块,纳西女人干净利落地说。
  拿着纳西女人卖给我们的牌子,我不晓得要写什么,旁边的桌子上正趴着一个女孩,她呼呼呼地写着,密密麻麻写了好多字,我真羡慕她有那么明确的愿望,那么多急切地想要实现的愿望,但我们没有,或许有,但没办法承认,我和兜兜都一言不发,在凉棚下站着。
  我来写吧,兜兜说。
  我看见她掏出一支笔,顿了一会儿,然后写下这几个字:
  踢踢兜
  点炕木
  已相知
  愿相识

  然后我仰着脖子找了半天,把许愿牌挂在了一个尽量不会有人看见的角落。
  在挂那个牌子的时候我在想,神能不能照顾得过来?旁边有那么多目标明确的愿望,他们或许远比我们虔诚,神能不能顾得上我们这个莫名其妙的愿望?

  我们就开始往回走。
  对不起,兜兜突然说。
  什么对不起?我问。
  没什么,我写那些,兜兜黯淡地说,我不该写那些。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说我想上厕所。
  兜兜就笑,兜兜一笑起来,天色都要明亮好多,我看见周围的人好多都仰头看天,他们不晓得为什么突然天色明亮了好多,以为太阳发疯呢,只有我晓得,是因为兜兜在笑,兜兜一笑,天色就明亮起来,不管有多阴郁的天,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兜兜笑着说:我知道哪里有厕所。
  我从厕所出来,兜兜还在笑,她说:哎,你是哪重天下凡的啊。
  我是昨天下凡的,我说。
  昨天下凡就好了,她说。
  为什么啊?
  那你就没有前天了啊,她说。
  天色一下子就黯淡下来,我看见周围的人的样子,他们一个个都傻不愣登的,肯定以为的确是太阳发疯了,抽筋似的,刚刚还那么亮,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我们默默地往回走,往高处走,沿着石阶,水流是在往下走的,在我们身边,那些雪山下来的水,哗哗啦啦地往下流淌,和我们的方面相反,所以我们的时间过得比别人更快。
  越走近我们的客栈,我就越紧张,我握着兜兜的手,我可以感觉到她也开始紧张。
  或者不是紧张,是渴望。
  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正好走过那天我跟踪黑白条纹衫女孩他们两个人的那个路口。
  石阶很陡,我们的手心在冒汗,身体在发热,越来越湿润。
  我拉着她三步并成两步地走,偶尔回头看她,她满脸通红,笑着,咬着嘴唇,回给我快乐忧伤的眼神。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面街口的拐角处晃过,像一道闪电直接打在我脑袋上。
  啪!
  很大声很突然的那种闪电。
  啪!
  我看见了文雯,她的身影一闪而过,那件粉红色的T恤是我和她一起买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7-18 22: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7]






  像幻觉一样,或许就是幻觉,等我回过神来,文雯已经不见踪影,我一甩手跑到那个街口,四处张望,没有她的影子,真的像鬼一样,那个影子一晃就不见了。
  怎么了?兜兜跟上来问。
  没什么,我说。
  嗡嗡响,我的脑袋里面,或许文雯真的也在丽江,我想。
  回过头来看踢踢兜,她正在踢路边的石阶。
  你不是踢兜的吗?我说。
  什么?
  你踢石阶干嘛?我说。
  她傻呵呵笑着踢了我一下。
  走吧,我说,我们回客栈。
  兜兜仰起头来看我,主动拉我的手,她好像是完全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不是昨天下凡的,她微微笑说。

  她的爱从此变得坚定而明确。
  当我抚摸她的时候,她默默地回应着,当我抚摸她的身体,她轻轻扭转身体,当我抚摸她的腿,她就曲起双腿,把每一寸肌肤送到我的手上,还有一寸的孤独,亲爱的请你将这一寸抚平。
  我觉得做完爱之后才是相爱的最好的时候。我们躺在床上,抱在一起,我捋着她的头发的时候,她的头发是汗湿在额头上的,我用手指一缕一缕地捋着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时候是相爱的最好的时候。
  你要是懂得爱,你就应该知道,这才是相爱的最好时候,如果你要回报你的爱人,就是在这个时候,静静地抱着她,听她的呼吸渐渐平缓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这句话来自她内心最深处。
  我们一言不发,感受着冷却的静谧。
  温度在降低,呼吸在平伏,动作变得缓慢。
  如果她怀孕了怎么办,我想了一下。
  我就是什么事情都会想,但什么事情都是只想一下。
  我的脑袋里一天会想无数的事情,冒出无数个应付不过来的念头,看见什么我就会想什么,遇到什么我就会想什么,想到什么我就会想什么,但所有的事情我都是只想一下,最多两下。
  如果她怀孕了怎么办,我又想了一下。
  怎么办啊?她说。
  什么怎么办啊?我说。
  没什么,她说。
  兜兜的手指在我胸前画圈,我问她在画什么。
  她说在写字。
  我说你写了什么?
  她说你自己猜。
  我说那你再写一遍。
  她就又写了一遍。
  我感受着她的指尖在我胸前痒痒地滑过,但我不知道她在写什么,我在脑袋里铺开一张白纸,紧紧地跟随她的笔迹,但还是只画出一团乱麻。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23: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8]






  我只是感觉到笔速那么犹疑和倦怠,笔画很复杂,她写的速度非常缓慢,似乎生怕我不能辨认。
  但我还是不能认出来。
  我说告诉我你在写什么。
  她说她在写她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踢踢兜,她愤愤地说。
  告诉我你的真名,我说。
  我叫踢踢兜,她轻轻地说,不要再问了,反正我们很快就会分开,说不定就是明天早上。



  那天我们没有再出去吃饭,我出去买了一些方便面,我们就在房间里煮开水泡面吃。
  小小的房间,兜兜拉上所有的窗帘,我们没有再穿衣服,把空调制暖开到最大。
  我喜欢她光着身体去泡面条的样子,她一开始有点害羞,双手捂在胸前看着我笑,但很快就自然下来。我觉得她那种自然一开始是装出来的,她在装我们是一对真正的情侣,她装着这一切都是最平常的事情,连她跟我说话的语调都是最平常的语调,虽然我们都明白这一天将会多么短暂。
  我看着她光溜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的眼睛像雷达一样跟着她转。
  我在想:两个人的灵魂的坦荡和敞开,为什么偏偏是用身体的敞开来表达的呢?
  她说,面条还要再泡一会儿才行。说完就掀开窗帘的一条缝往外看,我只能看见她的背影,听见她说:现在可以看见玉龙雪山啊。
  她的身体的侧面被窗帘透进来的光照亮,那些被光影勾勒出来的迷人线条展现在我面前,我知道她在努力地放松自己的身体,同时在努力地把自己交给我。
  我就走过去,趴在她身后,凑在窗帘缝往外看,的确就看到了玉龙雪山。
  然后我们就把方便面忘记了,她的身体看上去是火烫的,但我从后面贴着上去的时候,碰到的身体是冰凉的,我轻轻地抚摸她,让这躯体慢慢地暖和起来,我们就站在窗边开始ML。
  那天后来就是这样,我们饿了就吃方便面,躺在床上聊天,然后吃方便面。
  刚才你看见了什么?她突然问,当时她正趴在我身上。
  什么看见了什么?我说。
  刚才在五一街路口的时候啊,你看见了什么,你的表情全变了。
  没看见什么啊!我说,怎么了?
  没什么,她说,其实你不用瞒着我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7-22 23: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9]






  我就如实相告,告诉她我好像看到了我的未婚妻,但不确定。
  没什么的,她微笑着点着我的鼻尖说,反正我是过-路-的。
  她的难过是写在微笑着的脸上的,但我只能装着没看见。
  后来我们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但一醒来就不记得了,我只是隐约记得好像是做了一个什么梦,那个梦的情绪还留在我脑袋里,一种若有若无的伤感。
  接着我就发现兜兜不见了。
  当时天已经大亮了,可能是第二天中午了,窗帘还是关得很严,但强烈的光线仍然透进来把房间照的很亮。
  她不在身边,也不在房间里。
  她躺的那一侧床单是冰凉的。
  我明白她已经走了,我从床上跳起来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找她。
  但等我穿好衣服,我又冷静下来,觉得不应该出去找她,或许她更愿意离开。我努力回忆前一天晚上我跟她说的话,回忆她跟我说的话,她说反正她是过路的,她说那句话的时候的表情,我努力地回忆那个表情,一字一顿的俏皮表情,我现在才反应过来那个表情是绝望的。
  环顾房间,她已经带走了她的行李,那包衣服,她的吉他。
  我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她没有留下任何纸条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我重新躺回到床上,一件件地脱掉衣服,使劲地嗅她在床上留下的气味,我在枕头上找到一根头发,是她的长发,一根细细的发丝,我把它一圈一圈地缠在手指上,明白这就是她留下来的最后的身体。
  我开始明白她对我的爱是彻底的,而我对她的爱是犹豫的。
  我对这短暂的爱情设定了期限,而她没有,所以她必须主动离开。
  我躺在床上想这些,想这些的时候我是平静的,我应该为自己的这种平静感到羞愧,但我没怎么羞愧,我就是平静。
  我无数次告诉过自己,接受命运交给我的任何东西。
  这种意念把我捆在床上,我拒绝出去找她。
  虽然我想,我这混账。
  虽然我觉得她可能就站在房间的门外,站在那里等我,如果五分钟内我再不开门,她就会真的离开。
  有几次我真的认为她就是站在门外,我好像听到她的呼吸声,只要我现在打开门,她就会扑到我怀里。
  但我还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楼主| 发表于 2009-7-23 23: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0]





  我也不是只是看天花板,有时我会看点别的,比如看着凳子上的那个方便面盒子,是她放在那里的,还有我的JB手表,她说过太沉了,我看着那张塑料椅,她刚才还坐在上面,这些东西现在都安安静静的,它们无知无识,不懂得人去楼空寂寥落寞。
  而像我这种混账东西,我懂得这些东西,太懂了,但我就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时间将我覆盖。
  时间的铲子一抔土一抔土地将我覆盖。
  如果现在让我死在这个房间里,我是愿意的,像ALEX那样死去,我觉得可以,但是我懒得动,我还是只躺在床上,瞟了一眼洗手间的门框。
  或者莫名其妙突然就死掉也很酷。
  如果我已经死了就好了,我在想。
  我正在想其实现在我已经死了但我的灵魂不知道我已经死了还以为自己还活着所以在这里莫名其妙地想这些事情。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
  兜兜站在那里。
  我没有说话,她在哭,我走上去搂住她,她一抽一啼地哭着,我们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
  过了好久。
  我去了一趟机场,她说。
  我去了一趟地狱,我说。
  我不想离开你,她说。
  我不想现在就离开你,她说。
  我想和你一起呆到最后一刻,她说。
  只要还有时间,我就想和你在一起,她说。
  你说话啊,她说。
  我还可以做一个星期的踢踢兜,她说。
  那我就是你的点炕木,我说。
  人为什么一伤心就会哭呢?我一直觉得这个现象很奇怪,兜兜在哭,我也想哭,但我没有哭,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人一伤心就会哭呢?为什么我想哭但我哭不出来呢?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哭过了,我要是能哭一把就好了,我当时就在想这个问题,我真是无聊冷酷到极点,兜兜伤心地躲在我怀里哭的时候,我就是在想这个问题。
  我的嘴唇在她脸上吮吸她的眼泪,多么温柔,像一个吸泪鬼。
  吸泪鬼是吸血鬼的堂兄,吸泪鬼比吸血鬼牛*太多了。
  吸血鬼靠的是暴力,他比你强大。
  吸泪鬼靠的是魅力,他让你身不由己。
  吸血鬼撕开你的血管。
  吸泪鬼让你自己流出眼泪。
  吸血鬼用的是一口利牙。
  吸泪鬼用的是两片柔唇。
  吸血鬼吸干你的身体。
  吸泪鬼抽空你的灵魂。
  吸血鬼让你死。
  吸泪鬼让你生不如死。

  兜兜,对不起,我说。
 楼主| 发表于 2009-7-24 23: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1]





  你为什么会爱我呢?我问。
  我说过我爱你吗?兜兜微笑着看着我反问道。
  我哑住了。
  她的手指在我的头发上绕圈,头发很短,绕不起圈,她就开始揪我的头发,一边揪一边说:给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吧。
  什么事?
  只要不透露你身份的事,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不想要任何去找你的线索,但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事,你是怎么长大的,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反正我想了解一点,有一点算一点吧,好吗?
  她这么一说我一时想不起来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我就说,那从哪里说起啊?要不你问一句我答一句吧。
  好吧,她说,你今年多大?
  29,我说。
  我23,她说,你是什么星座的?
  我大你六岁啊,我说,我是处女座的。
  我是金牛座的,她说,你是什么血型?
  B型。
  我也是B型啊,你可以输血给我。
  为什么不是你输给我?我开玩笑地问。
  因为我不想你受伤啊,谁受伤谁才被输血呢。
  我看着她机灵巧辩的样子,心想快乐怎么这么容易。
  你还是给我讲一个故事吧,讲一个你十岁以前的事。
  十岁以前啊?
  嗯。
  十岁以前,十岁以前我住在乡下,在农村,我们家是农村的,我每天上学放学要穿过一个大坝子,要走田埂,碰到对面有牛走过来,我就要站在田埂这头等,牛总是走得很慢,我要等半天,有时候要迟到了,牛又站在田埂上吃草,不动,我就只要绕道过去。
  兜兜听得咯咯咯笑。
  我讲的是真的,那些牛,一个小孩子根本拿它们没办法。我们家又不养牛,我们家不是农民,是乡里学校的教师。
  这个讲得不错,但这个不是故事,我要听你自己的故事。
  我想起一个来了,我说,我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小学一二年纪,夏天每天都要到河里去洗澡,放学以后,要么叫上同学一起去,要么自己去。有一天下午,我没约到人,我就一个人去,这是被严厉禁止的,被家长发现要挨打,被老师发现要罚扫地,但我还是在脑袋上缠一个草圈借着苞谷地的掩护一个人溜到河边去了,你知道那种草圈,一般是解放军打仗的时候才带的,所以每当我戴上那个草圈,胆子就特别大。
  那天很奇怪,河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以为他们肯定都已经先去了,但其实河塘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就一个人下了水。
 楼主| 发表于 2009-7-27 17: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2]





  我一个人游得很欢,树上有知了叫,我就潜到水底,捡了一块石头,然后浮到水面上,踩着假水用石子打知了。当然打不到,但石头还是打在树干上,噔的一声,那知了就不叫了。过了一会儿它又叫起来,很烦,我就又潜到水底捡石子砸它。
  这样轮番几次之后,知了还是在叫,但我已经很累了,我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漂到了河塘中央水急的地方。
  水流打着转把我往下冲,我马上害怕起来,我们家那条河每年都要淹死单独下河游泳的小孩,那年还没有淹死过,我觉得可能就轮到我了。一害怕我就开始呛水,身体往下沉,然后我又挣扎起来探出水面吸气,然后又沉下去,有一次我都沉到了河底,磕到硬邦邦的鹅卵石,我就拼命地往上趁,再次探出水面的时候已经浑身发软了,这个时候我看见水面上漂过来一堆稻草。
  我讲到这故意停了一下,兜兜正惊讶地看着我,好像我在她面前就要淹死了一样。
  你抓住那些稻草了吗?她还是很担忧的样子问。
  我笑了一下,说:永远不要相信救命稻草这回事,稻草根本救不了人,它差点把我害死。
  我一抓住那堆稻草,它们立刻翻卷过来把我浑身缠住,让我的手脚动弹不得,我甚至划水都划不了,彻底地沉到水底去了。我在水底憋着气,一根一根地扯那些稻草,好半天才扯干净,我可能还在水下哭了一场。二十多年前的一个下午,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在水底哭着扯身上的稻草,如果他不能及时把那些稻草扯干净,今天就没人在这里跟你讲这些了。
  那你后来被淹死了吗?她问。
  我想不起来了,我说。
  我是在水底随着水流一边翻滚一边扯稻草,还没有扯完,但手脚基本解放了,后背就撞到一块礁石上,我立刻转身抓住那块礁石,往上爬,爬了几步,头就探出了水面。
  我永远都记得头探出水面那一刻的感觉,重新看到了天空,可以大口大口地吸气,那一口气吸进来的感觉,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今天死不了了,我就俯在礁石上呵呵呵地笑,然后马上开始找我的书包,我的书包在河滩上,离我大概一二十米远,我已经在水里挣扎了好长一截了。
  那你跟别人讲过这个事吗?兜兜问。
  讲过啊,死过一次的事情,当时不敢讲,长大后我跟好多人讲过呢。
  我想听一件别人不知道的事,以后也没有人知道的。
  那我要想一想。
  我想听一件从今以后只有我知道的事。
  我想起一件来,我说。
  说啊说啊,兜兜捧着我的脸说。
  那你要先亲我一下,我说。
  她就凑上来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
  
  说吧,你这个色鬼,她说。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偷东西,什么都偷,一三五偷钱,二四六偷吃的,只有星期天才休息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09-7-28 20: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3]





  原来是个小偷啊,兜兜在我身上笑,我的手搭在她腰上,她一笑身体就抖动,然后她就不敢笑得太大声,涨红了脸。
  如果我们这样没有动,我们的身体交融在一起,但我们并没有动,我们只是在爱,我们在聊天。
  有一次我爸发现他的钱少了,把我抓过去审问,一般这种审问都是一审一个准,三下五除二我就会要求坦白从宽把赃款交出来,但那天我偷的钱是有重要用途的,我就一口咬定我没有偷。
  你还不承认,是不是要叫警察来你才承认?
  我就是没有偷,叫警察来我也不怕。
  那好,我去叫警察,我爸威胁完就做出门状。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气鼓鼓地说了一句刚学来的话,可能我自己都被自己的坚定搞迷糊了。
  我爸也有点迷糊,但他的心理战术还有一个绝招。走,他说,我们去派出所。
  走就走,我站起来就走。
  我走在前面,我爸走在后面。
  越近派出所我的步子越重,但我不能让他看出来,我就站着等他,我爸以为我要招了,就说现在还来得及哈,现在承认还不用判刑。
  我又没偷,我说,警察不会冤枉好人。
  你真的没偷?
  没偷就是没偷,我说。
  那我们回去吧,没偷就算了,我爸说。
  这是我在小偷与警察的较量中唯一的一次胜利,后来我也尝试过这种方法,但最后都会因为底气不足而失败,但那天我特别视死如归,我爸到现在如果还记得这件事也还是会认为那次是冤枉我了。
  那你那天偷钱是去干什么?
  给我女朋友买发夹。
  你多大啊那时候?
  好像是九岁,小学四五年级的样子。
  那么小就有女朋友啦?
  好几个呢我说。
  哎,那完蛋了。
  怎么啦?
  那我排第几个啊?
  你是最后一个,我说。
  可能是为了奖励我这句讨好的话,她开始在我身上扭动起来,那感觉正在将我穿透。
  停一停,亲爱的,闭上你的眼睛,请时间帮忙,我带你去看一个人。
  小河边,田埂上
  远处走来一个懵懵懂懂的小不点
  和风吹,夕阳照
  他在扯河边上的草根吃草
  你可以走过去问他草根有什么好吃的
  他会仰头用很浓很浓的久已失传的乡音告诉你
  好吃哦好吃,折耳根你要不要吃吃?
  然后你们可以聊一聊
  河边的很多事情他都可以给你讲
  告诉你那块石头下面肯定有鱼虾
  告诉你那种草根适合喂蚂蚱
  但你不要说他是小不点
  他会不高兴
  他说屁的个小不点
  我都已经六岁了
  你呢?你呢?
  你踢踢兜还没出世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7-29 12: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4]






  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兜兜,随便说点什么,让我知道你是谁。
  我啊,我就是我啊,我不是谁,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给我讲讲你以前的男朋友吧,讲讲你的第一个男朋友。
  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啊?我不晓得算不算,幼儿园的时候经常坐我旁边的那个。
  呵呵,你不如说和你一起呆在医院育婴房的那个呢。
  嘿,你别说,真有一个男孩是和我同一天生的,我们就是呆在同一个育婴房里的,同一天出院。
  我们的妈妈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后来她们成了朋友。
  一直到我们读高中的时候还经常来往,他肯定喜欢我,但我对他没感觉。
  你怎么知道他肯定喜欢你?
  他经常来找我啊,送我好多东西,我看见他也觉得蛮亲切的,但就是没感觉。
  怎么个亲切法?你们亲了吗?
  呵呵,他亲过我,我要出国的时候,他前一天来找我,我看他眼泪汪汪的,就给他亲了一下。
  亲了哪里?
  这里,兜兜指指自己的右脸。
  那我也亲一下,我说,说完就在那个地方亲了一下。
  后来呢?
  后来我就出国了呗,慢慢地就没有联系了。
  我觉得你应该跟人家联系。
  联系什么?
  一个和自己同一天在同一个地方出生的人,我觉得这样的关系挺特别的。
  是吧?
  嗯,我说,我挺想见到一个和我同一天出生在同一个医院里的人
  看看他长什么样
  现在混得怎么样了
  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事情
  毕竟我们是一起光着屁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虽然不是结伴一起来的
  但感觉是一起来的,我说。
  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出生,然后在另一个地方死去,要么隔得很近,要么隔得很远,但两点之间可以连成一条直线,是他人生的最短距离。如果把两点之间他一生的所有轨迹连成一条线,那就是一团乱麻。
  呵呵,你这么一说挺有有意思的,兜兜说,说得我都想见见他现在怎么样了呢。
  人生如羁旅,你们是相互最早遇到的过客,你们的线头同时从同一个地方出发,我说。
  你还不是过客,兜兜说。
  谁都是过客,我说。
  你好像挺想我跟他联系似的?兜兜说。
  是啊,我说,我挺想你跟他联系的,我还想起来,我高中时候的女朋友就是毕业后出了国,然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你还想她啊?
  偶尔会想。
  说来听听。
  前面说过了。
  什么时候说的啊?
  还没遇到你的时候,这篇小说里就说过了,你可以自己翻到前面去看。
 楼主| 发表于 2009-7-30 15: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5]






  兜兜就翻到前面去看,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
  你的高中女友挺漂亮的嘛,她说。
  其实她具体有多漂亮我已经不记得了,只是在我的记忆里,时间越久,她就越漂亮,渐渐地,时间把她在我心里美化成现在这个样子。
  讲讲你们分手的时候的事嘛。
  我们分手的时候,我记得一个细节,就是她转身上一截台阶,我站在下面,她一步一步往上走,走到台阶上面,回头跟我挥手,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她最后的一个表情很茫然,她的身体从脚下开始一点点地被台阶挡住,逆光的背影衬着的背景是天空,我看见她一点点消失,像是走到天上去了,直到最后一缕头发消失,我就跑到台阶上去看她,只看见她在一路奔跑,那背影像是在哭,我没有追上去,看见她在街角最后一闪,就不见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十多年就过去了啊,大家都是过客。

  好吧,过客啊,你闭上眼睛,兜兜说。
  我就闭上眼睛,仰面躺着,很久没有动静,只听到她的呼吸声和床单悉悉索索的声音。
  不要睁眼啊,她说。
  我就闭着眼耐心等待,过了一会儿,一阵酥麻的感觉就在全身荡漾开来。

  那些天我们都干了什么呢?
  我们在客栈房间里聊天,ML,出去吃饭,然后接着回来ML,聊天。
  我们的话题都是过去,含含糊糊的过去,一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掉到冰冷的小溪里去。
  那天我们去泡酒吧,当时是我们相遇后的第四天还是第五天,我身体有点发虚,呵呵,晚上我们去酒吧喝酒。
  桃花坞一带的酒吧,沿着小溪而建,左边的每间酒吧都要走过架在溪水上的小桥才能进去,每间酒吧的门口都挂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小心落水。
  肯定经常有人落水,我指着牌子乐呵呵地说。
  在一间极吵闹的酒吧里面,音乐震天响,鼓点的声音在我的胸腔里面回响,我感觉得到那种震动,我想在场左右的人都和我一样感觉得到那种震动,我们就是冲着这种胸腔里的震动来的,这种震动搞得我们都很兴奋,我们一兴奋,就拼命喝酒,我们一喝酒,老板就高兴,就叫放音乐的把声音再调大点,声音越大,胸腔里越震动,我们就喝得越多,老板就越高兴,所以每间酒吧都非常非常之极其吵闹,我和兜兜面对面地喊着聊天,也没听清对方说什么,我们就端起酒来喝。
 楼主| 发表于 2009-7-31 22: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6]





  在场所有的人都在狂欢,我们也是在狂欢,我跑到台子上跳舞,兜兜也跑上去跳舞,后来台子上的人多得拥挤起来,我迷迷糊糊地发现我搂着的居然不是兜兜,而是一个不认识的乐呵呵的女孩,我扭头一找,兜兜正在一边和另一个男孩跳舞,我就哈哈笑,叫她,她也哈哈笑,回应我,那个男孩看见我认识兜兜,不再哈哈笑,有点失望的样子,然后我们交换舞伴,我把兜兜拉了回来,从此就一直拉着,生怕弄丢了。
  我一出来就掉到小溪里去了。
  噗通一声,我听到有人落水的声音,正想笑,低头一看,是我自己。
  溪水到膝盖,我掉下去,在水底砸了一下,浑身湿透地站起来,哇哇大叫,雪水冰寒地刺激我周身,我没有被冷醒,反而更加兴奋,我大笑着又扑到水中去,装模装样地游泳,跟个疯子似的,一直到兜兜下来把我使劲往上拖,几个过路的也过来帮忙,把我从水里拉了上来。
  我就这样一路大叫着浑身滴滴答答地回了客栈,一倒头,就开始呕吐,胡言乱语,然后开始发烧,犯迷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等我醒来,还是在发烧,浑身难受,干呕了几次,冷,发抖,前一个晚上的精气神全没了,整个人蔫巴巴的,兜兜帮我买了药回来,吃了药,还是冷,房间里没有多余的被子,兜兜找老板娘又要了两床,把我裹在里面,我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浑身出汗,很快打湿了内衣,兜兜帮我脱下衣服,换了一身干的,然后继续捂在被子里出汗,然后她叮嘱了几句不要乱动,就出去帮我买吃的,要白粥,我说。
  过了半天她又回来了,说没有买到白粥,正借了老板娘的厨房在熬。
  然后她不晓得从什么地方变出一张干毛巾,伸进被窝来给我擦汗。
  毛巾所到之处,身上的汗被擦干,身体感到无比的舒服。
  我虽然没有力气,但还是感到很温暖,兜兜一直在笑,笑得很温柔。
  过了一会儿她又变出一个温度计,让我在腋窝里夹着,她帮我把温度计放在腋窝下,不要乱动,她说,然后看了一下时间。
  吃粥的时候,嘴巴里淡出个鸟来。
  兜兜喂我粥,我吃得很困难。
  但她一直在笑,很高兴的样子。
  我说你高兴什么啊,我都难受得要死了。
  她只是笑,一只手拿着碗,一只手拿着勺,递到我嘴边,我稍微一张口,她就把勺塞到我嘴里,我两片嘴唇一抿,就把一小口粥吃到了嘴里。
  你高兴什么啊?我说。
  她还是只是笑,很得意地站起来,放下碗,伸手到被窝里来拿温度计。她一拿起温度计就甩了两下,然后才开始看。
 楼主| 发表于 2009-8-4 23: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7]





  我说你甩了两下还看什么啊?
  她说护士都是甩两下才看的。
  我说你个二百五,护士是量体温之前才甩两下,量完之后要看清楚温度然后再甩,你看都没看你甩什么啊?
  她说哦,是吗?
  我说是你的个屁啊,你看现在多少度?
  她看了半天,说27度。
  我说都是被你甩的,27度,我是在发烧啊,你当我死了啊?
  兜兜俏皮地吐吐舌头,说对不起啊你没死,我又不是护士。
  不是护士你甩什么?
  我以为看温度计之前都要甩啊。
  我看着她无知幼稚的样子,乐得不行,一笑就咳嗽,猛烈地咳起来。
  反而是她紧张起来,忙不迭地拍着被子。
  我说不用量了,反正烧得不高,今天之内肯定能好。
  听我说不要量了,兜兜有点泄气地在一旁坐着,手里晃着温度计。
  还是量一次吧,她说,眼神里面很渴望的样子。
  好吧,我说。
  然后她又兴高采烈地把手伸进被子,把温度计塞到我腋窝下面,那东西好冰。
  我看见她高兴的样子,觉得很奇怪,我就问你怎么这么高兴啊?
  她没做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趴在床上,躺在我旁边,一只手拍着被子,一只手拉着我的耳朵朝里面说:因为我有机会照顾你一次,我觉得这是我的运气。
  我心里很感动,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但我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水。
  兜兜欢快地拿来水,喂我一口口咽下。

  那天就是这样,到了晚上,我的高烧基本上退下去了,身体不再出汗,只是有点虚弱,嘴巴里面还是很苦,兜兜在白粥里加了肉末和白菜,是老板娘给的,老板娘还给了一碟辣腐乳,很香,兜兜后来不再莫名其妙傻乎乎地笑,真像是个媳妇一样,有条不紊地伺候着,扶我起来上厕所,我觉得她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
  入夜,她忙了一天,躺在我身边睡着了,我倒是越来越清醒,急伤风已经完全好了,我轻轻地坐起身来,看着熟睡中的女孩,感到少有的安静。
  窗帘她忘了拉,我躺在床上,可以看见外面的星空。
  房间里面的光线,应该有一些是来自那些遥远的星球,但我分辨不出来。
  鬼才分辨得出来。
  那些孤零零的光线,从最遥远的星球出发,跑了几千万光年,今天晚上来到这个房间,一头栽在地板上,旅程结束,不见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那些星球,狮子座、射手座、仙女座、星系、星云、太白金星、牛郎织女、黑洞、虫洞、白矮星、阿波罗一号、嫦娥奔月、吴刚砍树、大闹天宫、大爆炸、宇宙的寿命、暗物质,诸如此类。
  人类在理解宇宙的进程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发明了越来越多的词语。
  我得出这个结论,就睡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0-2-25 22:20 , Processed in 0.15045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